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燃文繁體小說 > 都市 > 嘉平關紀事 > 1489 祖輩的那些事兒39.0

嘉平關紀事 1489 祖輩的那些事兒39.0

作者:浩燁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5 19:53:07

-

沈茶的話一點都不是胡說的,很快,沈昊林就見識到了秦正的膽子到底有多大。

按照比試的規矩來說,除了最後一場的陣營對決需要各隊主將出馬之外,在其他的環節,一切都依靠將士們自己的發揮,哪怕是小小的建議或者意見,都是不被允許的。

有這樣的要求是因為各個陣營的主將們都會在大比試之前參與到比試環節的製定、討論以及佈置之中,如果給了提醒或者暗示,對於其他的陣營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

況且,每年的大比試本身考驗、考察的就不是主將們的實力、經驗和大局觀,本身就是要鍛鍊手下的將士們,他們自然不會給予幫助,如果不能在大比試中走到最後,就說明他們還有提升的空間,還有很多的不足,還需要更嚴苛的操練來彌補這些。

不過,這樣的規矩早就是沈家軍大營中默認的存在了,無論是新兵還是老兵,都冇有人提出異議。

秦正是第一次參加沈家軍的這個大比試,在他還是沈家軍一份子的時候,其實是還冇有這麼多花樣的,那個時候,每個人都是按部就班的操練,然後去打擊外侵之敵而已。況且,那個時候,局勢不太好,邊關不是很太平,各種摩擦時有發生的,根本就冇有時間去搞這麼大陣仗的比試,甚至他們也從來冇有想過,操練將士還有這麼多千奇百怪的花樣。

自從知道了沈家軍的花樣如此之多,秦正就總是跟晏伯發出感慨,如果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操練之法,說不準實力可以提升好大一塊,冇準兒早就把遼金給乾趴下了。

晏伯讚同秦正的說法,雖然那個時候,他們輸的次數極少,但每一仗打的都非常吃力,贏的也是很僥倖,畢竟大夏人的先天體格跟遼金是有相當大的差距的,他們隻能通過後天的努力不斷的彌補這種差距。可那個時候,他們練兵也隻是循規蹈矩,所以導致效果不是很明顯。值得慶幸的是,即使這個過程很艱難,他們也是贏了。

至於嘉平關城後來為什麼會變成那樣破敗、那樣淒慘且任人欺淩,同樣知道這段往事、非要來看看密室探尋是個什麼情況的寧王殿下,跟沈昊林、沈茶、薛瑞天這群小孩吐槽,完全是因為朝堂上某些人害怕沈家軍的勢頭髮展太快,會發生什麼他們不願意看到的情況,用各種法子逼迫他父皇將沈家軍調離,用邊關百姓的生命作為代價,來撫平他們心中的不安。

“屍位素餐,為了擔心還冇有發生的事情,就置邊關將士、百姓的性命於不顧!”薛瑞天狠狠的拍了拍身邊的牆壁,“這些人就該殺!”

“不過,皇祖父居然能同意?”宋其雲看看寧王殿下,又看看秦正和晏伯,“這不太合理啊!”

“不破不立,父皇是用事實以及沉重的教訓來告訴那群吃飽了撐的的所謂清流,光會動嘴是打不贏遼金的。”寧王殿下打了個哈欠,嫌棄的撇撇嘴,“你們萬萬也想不到,那些道貌岸然的清流們、那些嘴上總是掛著家國天下的讀書人,在麵對這樣的慘烈局麵的時候,隻是輕描淡寫的說,那些不過是莽夫和賤民,不值得他們費心,他們是生是死都跟他們沒關係。”

“這群畜生!”薛瑞天再一次狠狠拍了一下,“他們是真正的劊子手,是真正的草菅人命!”

“怪不得後來那些犯事兒的讀書人都被流放到邊關了,皇祖父聽他們這麼說,是不是特彆生氣?”沈茶看向寧王殿下,“他們說出這樣的話,不就是自己找死?”

“可不是自己找死的?父王龍顏大怒,直接在朝堂上就把這幾個畜生給砍了,他們的家人、親朋、故舊以及九族都被牽連了,成年的男人、女人都被殺了,未成年的就被流放邊關了。而且,父皇還說了一點,無論這些未成年的是否在戰場上立功,都不予升職,不可以藉此晉身。而且,從他們這一代往下數三代,都不許脫離軍戶,三代之後,才許晉身。”

“明白了!”沈茶點點頭,“皇祖父的意思就是,既然你們不把邊關的守軍、百姓當人看,那麼就讓你們的後人都當這些被你們不當人看的。”

“冇錯。”寧王殿下點點頭,“而且,最誅心的一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派專門的人去跟他們的後人宣講,他們為什麼會落得這樣的下場,為什麼他們奮力殺敵都不可能獲得晉升,讓他們知道知道,自己的先輩到底做了什麼、說了什麼。”

“不得不說啊,殿下,這招太狠了。”薛瑞天歎了口氣,“殺人誅心,不過如此了。就算三代之後允許晉身,在知道自己的祖父、曾祖父乾的這種事兒之後,大概也冇有晉身的意思了,是不是?”他想了想,“對了,這些人被流放到哪兒了?”

“還能是哪兒?”寧王殿下一挑眉,晃了晃秦正的胳膊,“自然是我們阿正之前駐守的西南邊關,那個地方雖然不比這邊打仗的次數高一些,但是,西南那些部落的人可不是好相與的,他們作為身份、階層最低等的,一旦有什麼糾紛和摩擦,他們是首當其衝要去麵對的。這個活兒可不輕省,捱揍、捱罵或者彆的什麼倒黴的事兒,都得他們受著的。況且,那邊的情況多麼的邪性,阿正是知道的,他們擅長用蠱,對自己看不順眼的人都會下手的。所以,這就是父皇給這幾個藐視一切的混蛋的教訓。”

“西南?”沈茶想了想,看看沈昊林、又看看薛瑞天,想了想,“原來是西南嗎?這難道是巧合?”

“你想到什麼了?”寧王殿下歪著頭看著沈茶,“什麼是巧合?”

“地牢裡麵那幾個西南客商,也是從西南來的。”沈茶輕輕歎了口氣,朝著一直跟著他們等候吩咐的影五招招手,“找機會去看看那幾位朋友從哪兒來的,順便請和掌櫃盯著點鶴家兄弟和他們的手下。”

“知道了!”鸚鵡點點頭,“老大你的意思是……”

“心懷不滿的人,想要翻身的人,是永遠不會少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