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燃文繁體小說 > 都市 > 失憶後,死對頭竹馬把我寵上天 > 第25章 老夫人來了

-

他和顧棠又在練武場練了將近一個半時辰。

顧棠練到最後,手臂痠痛。

但準頭確實好了不少。

待到黃昏時分,赤烏西墜。

涼風習來。

她還想再練上一會兒,但顧長策說什麼也不讓她練了。

他說:“這並非一朝一夕就能行的事兒,今日用力過猛,恐傷到筋骨。”

顧棠聞言,隻得不情不願的放下弓箭,跑到沈醉歡旁邊的樹蔭下歇著了。

這邊,顧棠方放下弓箭,顧長策便對旁邊站著的沈醉歡招了招手。

她接收到訊息,眼巴巴的跑到他身邊。

顧長策看到她這副樣子,手癢癢。

揉了一把她的頭頂,有些好笑的說:“這麼等不及?”齊聚文學

沈醉歡聞言,不好意思的抿唇笑了笑,嬌俏斜他一眼道:“我想學嘛!”

他唇角勾起,眉眼舒展。

眼角眉梢間透著少年意氣般的笑。

看起來心情頗好的樣子。

顧長策清了清嗓子,含笑應道:“嗯,知道我們家歡歡好學。”

聽到“我們家歡歡”這幾個字時,沈醉歡俏臉微紅。

下一刻,顧長策便將沉重的弓箭遞到了她手中。

沈醉歡從前冇拿過重東西,手上冇勁,剛拿到弓箭的時候,甚至都冇想到這東西能這麼沉。

畢竟方纔在顧長策手上的時候,她看到箭弓輕飄飄的便被拉開了。

她麵上浮現出淺淡的訝異之色。

但還是費力接過。

這邊顧長策已經快速的進入角色,從箭簍中拿出一支鐵箭遞給沈醉歡。

沈醉歡接過後,有模有樣的學著方纔顧棠的動作將鐵箭搭在弓弦上。

男人認真指導著她的動作。

“將重心放在腳上,肘窩向上,虎口要緊....”

他一邊淡聲說著,一邊耐心的幫她調整。

這鐵箭和弓弦重的很。

沈醉歡拿著費勁,額頭上都沁出了點點細汗。

顧長策站在她身旁,看她逐漸將箭尖瞄準了前方不遠處的靶子。

薄唇微啟:“試試看,將箭射出去。”

沈醉歡依言拉開弓弦。

——好重。

她前臂隱隱痠痛。

腳下不穩,一時不察,手上一鬆,弦上的箭就飛了出去。

......不是射不射的中紅心的問題。

根本就是離靶子還有十萬八千裡遠。

那鐵箭剛飛出去冇多遠就像是失了重般“啪——”的一聲落到了地上。

沈醉歡見此,頗為失落的眨巴著眼睛看向旁邊的男人。

顧長策沉默片刻,斟酌著字句安慰她說:“第一次...都是這樣的。”

他說著便站到了沈醉歡的後麵,幫她細細的調整姿勢。

“雙腿再分開一些,將中心放在腳上,上半身不要太緊繃。”

沈醉歡再次將一支鐵箭搭在了弓弦之上。

一邊調整姿勢,一邊悄悄抬眸去看身後的男人。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顧長策比十七歲那年又高了不少。

他離她離的好近了,幾乎是緊緊貼在她身上一樣。

男人身上獨有的甘洌氣息將她團團包裹。

強勢的侵占她周圍的每一個角落。

沈醉歡不知為何,頓覺口乾舌燥,雙腿發軟。

偏偏顧長策還不明所以般,低垂著眼睫,專心的幫她調整著姿勢。

淺淡的呼吸噴灑在在她的頸上。

沈醉歡酥麻到幾乎失神,雙腿一軟。

後背是徹底貼緊了男人的胸膛。

顧長策愣了一下,快速的伸出手將她扶住。

餘光中不經意間瞥到了沈醉歡紅透了的耳垂。

她尚在強裝鎮定般的不看他。

顧長策突然便心情大好。

他嘴角邊銜著一抹笑意,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歡歡,讓你把重心放到腳上,不是放到我身上。”

這話落下,沈醉歡頓時臉上燒熱。

她惱羞成怒,一腳踢在了顧長策的小腿上。

男人非但冇生氣,唇角邊的笑意反而擴的更大了。

眼前的女孩手臂上冇什麼力氣,弓弦拉不滿。

他索性直接站在她身後,線條流暢的手臂從她身側圈過。

大掌覆在她嫩白的手上。

弓弦被拉開,泛著冷光的箭尖正對著前方靶子。

隨著“崩”的一聲,在沈醉歡雜亂無序的心跳中,鐵箭正中靶心。

直到顧長策離開她身後。

沈醉歡心跳都未能平息下來。

也不知是為方纔射中靶子的箭而感到激動,亦或是因為方纔顧長策曖昧的貼近。

她抿了抿嘴唇。

垂下手臂,卻聽到旁邊顧棠已經興沖沖的跑了過來,她手中還捧著碗未化開的梅子冰。

上來就誇沈醉歡:“孃親好厲害,竟然第一天射箭便能正中靶心。”

沈醉歡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抿唇笑了笑。

突然便想到了方纔那隻半路而折的鐵箭。

方想說些什麼,便又聽到顧長策說:“嗯,你娘很有射箭的天賦。”

原本謙虛的話生生的卡到了嗓子眼。

沈醉歡聽著他們父女倆你一句我一句離譜的誇讚,尷尬的恨不得挖條地縫鑽進去。

這時,自遠處突然跑來下人傳話說,老夫人來了。

他口中的老夫人指的自然就是顧長策的生母,顧棠的親祖母蘭氏。

沈醉歡垂下眼睫,細細思吟。

尋思著她現今應當是該改口稱蘭氏婆母了。

她記得小時候曾見過蘭氏幾麵,但那時她年紀尚且不大。

甚至她生母還活著,沈醉歡的生母曾和蘭氏是閨中手帕交。

是以她幼時對這位婆母有些印象。

隻依稀記得是個性情溫婉的女子。

想到這裡,沈醉歡又抬眼看了看形容冷肅的顧長策。

心中納罕,也不知那樣的女子怎麼會生出顧長策這般頑劣的兒子。

顧長策聞言,原本彎起的唇角稍平,麵色淡了淡。

正色問麵前小廝說:“老夫人現在何處?”

小廝低眉斂目,應聲回道:“現在正廳等著大人呢?”

他點了點頭,便帶著沈醉歡和顧棠去了正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分享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分享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