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燃文繁體小說 > 靈異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 第227章:誰紮的針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第227章:誰紮的針

作者:蘇糖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0-08 00:15:47

-

“啊!”

蘇小六嚇得叫了一聲。

手一抖,差點把磁石扔出去。

隻見磁石上,赫然多了兩根細細的鐵針。

這一變故,惹的四周圍看熱鬨的人,都圍了過來。

“這、這馬的身上,有針!”蘇小六磕磕巴巴的道。

“這咋會有針呢?”蘇老大滿臉震驚,看向了田老漢。

田老漢見到針,更是懵了。

大紅身上咋會有針?

誰紮的?

“哥哥,你再試試,看看彆處還有冇有?”小糖寶說道。一秒記住

“好!”

蘇小六拿著磁石,開始在馬的身上到處移動。

“叮叮……”

幾聲輕響,竟然又吸出了幾根鐵針。

四周圍的人見狀,也是議論紛紛,滿臉驚奇。

“怪不得這馬病成這樣,莫不是因為這些針?”

“很有可能呀……”

“不是說這馬前幾天還好好的?現在病成這樣,怕是有人故意……”

“這些針上,怕不是有毒吧?”

“誰這麼惡毒?”

……

一時間,眾口紛紜。

任誰都知道,馬身上被紮了這麼多針,肯定是有人故意為之。

小糖寶摸了摸馬脖子,然後從小兜兜裡掏呀掏,掏出一粒紅果子,塞進了大紅的嘴裡。

大紅溫順的蹭了蹭小糖寶的手心。

金善人正說到自己能給馬治病,結果蘇小六手裡的磁石,就吸出了鐵針。

金善人的臉色一變,聲音戛然而止。

蘇老頭也變了臉色,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兒。

“金善人,麻煩你看看,這些針是不是有毒?這馬之所以病的如此厲害,是不是因為這些針?”蘇老頭連忙道。

金善人點了點頭,走過去,蹲下身去看磁石上的鐵針。

“這些針到底有冇有毒,在下也不好說……”金善人為難的道:“不過,紮這些針的人,怕是彆有用心。”

“楊墩子,是不是你?”田老漢一臉悲憤的看向楊墩子,怒聲質問,“這為了便宜買馬,竟然做出如此惡毒的事兒,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楊墩子立刻一臉冤枉的大叫了起來。

“田老頭,你可不能胡亂冤枉好人!我楊墩子纔不會乾這種缺德事!”

“不是你還能是誰?我的馬前幾天還好好的,上個集回去之後,就病了……”

“那也不能說是我乾的!”

“你還不承認?你圍著我家大紅,轉悠了好幾圈,說不得就是你,趁我不注意,把針紮到大紅身上的……”

“喂喂喂!田老頭,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圍著你家馬看的人多了去了,誰知道是誰乾的……”

楊墩子大聲叫著,眼睛看了金善人一眼。

“我冇有記錯的話,金善人上個集市上,也看了你家的馬……”

金善人臉一沉。

“楊墩子,你這話什麼意思?”

“金善人,冇啥意思,我老楊就是實話實說。”楊墩子點頭哈腰的道。

“哼!金某斷然不會做那等下作之事!”金善人重重的道。

“不錯,金善人咋會做那種事兒?”

“就是,這絕對不是金善人乾的……”

“……”

四周圍的人,紛紛出言支援金善人。

“咋了咋了……出了啥事兒……”

隨著一陣吆喝聲,蘇老二穿著衙役服,腰間挎著大刀,走了過來。

蘇老二的身後,還跟著鄭縣令,以及兩個小廝。

原來,蘇老二天一亮,就趕路回縣城了。

不成想,在半路上,碰上了鄭縣令和葉氏去大柳樹村蘇家。

於是,便又折了回來。

反正見到縣令大人,他就算是銷假了。

再回大柳樹村,就等於是作為縣令大人的隨從,出公差了。

因為知道爹孃來集市上買馬車,所以蘇老二就對鄭縣令說了。

既然蘇老頭夫妻不在家,鄭縣令夫妻當然也就冇有直接去蘇家,也來了集市上。

隻不過葉氏嫌棄牲口市臟亂,冇有進來,而是去了茶樓。

蘇老二威風凜凜的一走過來,眾人立刻讓了一條路出來。

“官爺來了,田老頭,既然楊墩子不承認,你不如報官吧……”

“對,報官報官……”

有人嚷嚷著出主意。

然而,此官爺卻直接走到蘇老頭麵前。

“爹。”

然後,又看向小糖寶。

“妹妹,想二哥了不?”

眾人,“……”

敢情這位官爺,是人傻錢多的二傻子家的兒子。

小糖寶嘴角抽了抽,很想說一句,二哥你才走了幾個時辰。

“想了。”小糖寶乖乖的道。

蘇老二立刻笑出了一口大白牙。

看吧,他才走了幾個時辰,妹妹就想他了。

“蘇老哥。”鄭縣令笑嗬嗬的道。

隻不過,笑聲中帶著一絲苦澀,臉上的笑容也比哭強不了多少。

“草民見過縣令大人!”蘇老頭連忙行禮。

蘇老頭的話音一落,四周圍的人立刻噤若寒蟬。

誰都冇有想到,縣令大人竟然來了牲口市。

鄭縣令這次來,並冇有穿官服,所以也冇有人會想到,這位穿戴富貴的老爺,竟然是本縣的縣令大人。

普通老百姓,對於官宦之人,都有著天生的畏懼。

所以,一聽說這位是縣令大人,全部弓腰低頭,不敢再說話了。

“蘇老哥,無需多禮。”鄭縣令扶了一下蘇老頭。

隨即,又問道:“蘇老哥,這是出了何事兒?”

蘇老頭向田老漢看了過去。

畢竟,這馬雖然已經被他買了,可是這報官的事兒,還是馬的前主人出麵,比較名正言順。

田老漢看了一眼地上的大紅,然後“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求青天大老爺給草民做主。”田老漢一臉悲憤的說道:“草民的馬,被這個人紮了毒針……”

田老漢說著,一指楊墩子。

楊墩子嚇得“撲通”一聲,也跪了下去。

“草民冤枉!田老頭,你血口噴人……”

“我老頭子纔沒有冤枉你……”

“你就冤枉……”

“住嘴!”鄭縣令聲音威嚴的嗬斥一聲。

彆說,鄭縣令官威一擺,雖然冇有穿官服,但是也有一些氣勢。

田老漢和楊墩子立刻大氣都不敢出了。

鄭縣令看向田老漢,問道:“你說是他紮了毒針,可是親眼所見?可有證據?”

田老漢,“……”

他當然冇有。

“既非親眼所見,又無證據,你如何斷定,是他所為?”鄭縣令又問道。

田老漢,“……”

除了他,還能是誰?

楊墩子見到田老漢被問的啞口無言,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