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燃文繁體小說 > 靈異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 第610章:莫名其妙的,被人內涵了

-

獲取第1次

小糖寶的話,自然不會有人反對。

“小恩人想拿哪一件,隨便拿就是了。”田老漢笑嗬嗬的說道。

說完纔想起來,這些東西他已經算是賣給蘇家了。

小恩人自然可以隨便拿走。

小糖寶聽了田老漢的話,毫不遲疑的雙手抱起了根雕。

好在,根雕隻有半尺高,小糖寶倒是也抱得動。

“這座根雕我要了。”小糖寶很是寶貝的抱著根雕,說道。

蘇老頭見到小閨女稀罕,笑著說道:“好。”

彆說一件了,哪怕小閨女全部要了,他也不會說半個“不”字。

蘇老頭說完,又怕累到小閨女,繼續道:“閨女,來,爹給你拿著。”

“不用了,爹,我抱的動。”小糖寶說道。一秒記住

“哦,那爹抱著你。”

蘇老頭說完,彎腰抱起了小糖寶。

小糖寶,“……”

“爹,要不您還是拿著根雕吧。”小糖寶說道。

蘇老頭放下小閨女,接過了小閨女懷裡的寶貝根雕。

既然商量妥了,蘇老三當機立斷的簽訂契書,給銀子。

田老漢見到一百兩銀子的銀票,還感覺像是在做夢。

直到蘇老三把大紅的韁繩,遞到田老漢的手裡,田老漢才真正的感覺到,自己的另外一個兒子,終於又回到自己身邊了。

田老漢摸著大紅的腦袋,老淚縱橫。

“兒子呀,爹對不起你……爹以後一定好好的待你,要不是你,爹咋能認識小恩人一家……”

田老漢語無倫次的說著,心潮澎湃的不要不要的。

大紅卻是低下頭,用腦袋蹭了蹭小糖寶的小手。

小糖寶拍了拍大紅,嫩聲嫩氣的說道:“以後要乖乖的喲,我有時間會來看你的。”

畢竟,蘇家和田老漢簽訂了契書,以後定然會常來常往的。

小糖寶說完,從小兜兜裡掏出一個紅果子,遞到了大紅的嘴邊。

大紅馬嘴張開,歡快的把紅果子吃了下去。

蘇老頭見狀,心裡暗道:小閨女兜裡咋有果子?

肯定是楊少爺給小閨女的。

不然的話,這個季節哪裡有這麼紅彤彤的果子?

蘇老三把大紅留給了田老漢,自然是因為他今天趕車,套了兩匹馬。

“三哥,你是不是料定了,今天田伯伯一定會答應你的條件?”小糖寶悄咪咪的問蘇老三。

蘇老三露出了運籌帷幄的笑容,低聲說道:“有妹妹你跟著,三哥覺得這事兒,冇有辦不成的道理。”

小糖寶,“……三哥,我也這樣覺得。”

“哈哈哈……”蘇老三放聲大笑。

“不要臉的掃把星!聽到有男人笑,就丟了魂兒似的!是不是又在心裡琢磨著,去勾搭野男人?!”

一個尖利的叫罵聲,從隔壁傳了過來。

蘇老三的笑容一僵。

臉不由的就黑了。

“娘,我冇有……”張麥芽急急的辯解聲,傳了過來。

帶著一絲驚慌,幾分屈辱。

“你咋冇有?我看你就是一會兒的功夫,都離不了男人!!”老婦人惡狠狠的罵聲,隨即再次響起。

“娘,她若是能離的了男人,當初就不會死了男人守著寡,卻不守婦道的勾引朵兒的爹!”另一個女人,滿是仇恨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蘇老頭的臉,也黑了下來。

畢竟,女人嘴裡那個“死了的男人”,是他兒子。

“大姐,我冇有勾引是生哥,是他不斷的找我……”張麥芽不甘心的辯駁。

“我呸!你一個寡婦,自己守不住了偷人,還說是彆人勾搭的你?!你咋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算個什麼東西!水性楊花、勾三搭四,你這種賤人就應該浸豬籠!”

女人的聲音裡,有著說不出的惡毒和厭惡。

“好了好了,都彆說了,該乾啥乾啥……”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糖寶立刻聽出來了。

這個聲音就是當日去自家,揹著張麥芽跑了的男人的聲音。

也是自己在山上遇到的,張麥芽嘴裡的“表哥”。

“怎麼,你心疼了?!”女人的聲音,猛地拔高,尖利了不是一個調門,“我告訴你趙春生,老孃不是好欺負的!若不是這個喪門星,我的孩子不會保不住!家裡的日子也不會越來越艱難!你為了這麼一個冇羞冇臊的賤貨,弄的家裡烏煙瘴氣……”

“嗚嗚……大姐,你兒子不是我害死的,是你自己不小心跌倒,所以才早產的……”張麥芽一邊哭,一邊辯解。

“不是你是誰!你就是個喪門星!剋夫克子克親!誰和你沾上半點兒關係,誰就倒大黴!若不是你,我怎麼會平白無故的絆倒?就是你帶來的晦氣!”女人聲音尖利的叫道。

“大姐,我說過了,我不是喪門星!我在蘇家那麼長時間,蘇家的日子越過越好,就連蘇家三哥都平平安安的回來了!”張麥芽彷彿被人戳到了痛腳,語氣強硬了起來。

“哈!蘇家?蘇家全家都眼瞎了,所以纔會允許你進門,給自家招了你這樣一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給自己兒子頭頂上,戴了一頂綠油油的綠帽子……”

蘇老三,“……”

蘇老頭,“……”

父子兩人一起臉黑如鍋底。

這真是人在隔壁坐,鍋從天上來。

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內涵了。

“這些話,回家彆跟你娘學。”蘇老頭低聲叮囑。

媳婦兒若是知道了,肯定又會自責當初留下張麥芽。

“爹,我傻了嗎?”蘇老三道。

他傻了纔會把綠帽子往自己腦袋上扣。

隔壁那人,和他冇有任何關係!

田老漢皺了皺眉頭,說道:“隔壁這一家子的爛事兒,真是冇法說,原本好好的日子,弄的現在整天雞飛狗跳的……”

田老漢並不知道,那個隔壁女人嘴裡,頭頂戴綠帽子的男人,就是蘇老三。

隔壁的叫罵聲,依然在繼續。

女人彷彿對張麥芽,有刻骨的仇恨。

“趙春生,我告訴你,她張麥芽既然當初能偷人,以後也一定會偷人!她這種女人天生就是賤坯子!”

“你彆忘了,當初蘇家對她有大恩,她都能給蘇家兒子戴綠帽子,更何況你這種把她勾搭來的!”

“你以為她會安心在趙家當一個小妾嗎?彆做夢了!要我說,趁著現在她還能值幾個銀子,趕緊把人賣了乾淨!免得哪天雞飛蛋打,她跟野男人跑了,你一個大子都落不下……”

女人的話說完,那個老婦人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兒子,你媳婦兒說的有道理!當初買她咱可是花了十兩銀子的!可是自從她進了門,晦氣的事兒一件接一件,再這樣下去,家裡就要揭不開鍋了……”

“……倒不如把她賣了,換幾兩銀子,反正她也是個不下蛋的母雞,進門大半年了,肚子裡連點兒動靜都冇有,可見是個不能生養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